ag

ag

ag

新建区乐化镇一砂石厂堵水源 村民千亩稻田枯萎

日期:2019-08-31 11:59

  9月18日一大早,樵舍镇波汾村村民王旭又一次来到田间地头,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供灌溉的水源。望着龟裂的稻田和大片倒塌的禾苗,这位40多岁的汉子一筹莫展。

  受灾的原因,多名村民所指为乐化镇一家砂石厂堵住了他们的生命之渠,该厂用截留的河水洗砂石,不仅导致河道泥沙淤积,污染了水源;也让处于下游的樵舍镇波汾村、塘头村3500 多亩稻田无水灌溉,面临失收的境地。

  连日来,新建区多个监管部门介入后仍未管住。听闻要查是否办理环评,涉事企业负责人竟公然称弄得我关厂干嘛,都是屋里人。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了解到,目前,该砂石厂仍在正常运转,被堵河渠仍未疏通,数千亩稻田依然喊渴。

  金秋9月,本是丰收的季节,可王旭却高兴不起来。今年他流转了村里130 多亩农田,全部种植了水稻。眼看着稻苗就要成熟,但是没想到一场无法预料的灾害,导致自己110 亩水稻干旱受灾,损失惨重。

  而在塘头村,熊绪坚种植的80 多亩稻田,也因为多日无水可灌溉,已经抽了穗的水稻大部分也干旱枯萎。

  9 月16 日上午,秋老虎仍在发威,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跟随几户村民,走进他们的田间地头,放眼望去,虽然连片稻田保持着绿色,但弯腰细细察看,仍能发现许多农田已经干旱得龟裂,有的缝隙足以插入成年人的整个手掌,许多禾苗因干旱呈现出火烧一样的红色,大片大片地在田间枯萎倒塌。

  塘头村委会主任熊有福说,记者所见的这些田地约有200 多亩,加上塘头村、波汾村所有受灾的农田,大约有3500 亩,一直靠溪霞水库的水灌溉。 如今,我们的灌溉用水被一家砂石厂堵住了,溪霞水库的水过不来,而水稻目前又正处于最需要水的生长期,假如不下雨,很可能会全部失收。

  在村民的带领下,全媒体记者来到了位于乐化镇案塘村附近的一条河渠边。村民告诉记者,下游农田的灌溉用水就是在这里被堵住的。

  记者看到,在这条河渠的截断处,一边碧绿清澈,一边污浊不堪,形成极大反差。堵住河渠的黄土堆质地很硬,呈现出龟裂的状态,看起来有些日子了。在现场,几个水管不停地从清澈的河渠中抽水到另一侧。村民告诉记者,砂石厂将河渠堵住,是用来洗砂石的,所以另一侧的河水才会这么污浊。

  洗过砂石的河水,淤泥不断沉淀,把河床都抬高了。 熊有福气愤地说,今年9 月初,村民们无意中发现这一情况,先后跟砂石厂和乐化镇进行了协商和沟通,村里还动用挖机连续几天清淤,花了两三万块钱,现在又堵住了。

  多年来,我们都是通过这条主渠,引溪霞水库的水灌溉农田,因此这条渠也是我们的生命渠。 熊绪坚告诉记者,现在看到这条河渠成了砂石厂的 自留地,被污染得浑浊不堪,心里很是添堵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了村民所指的涉事砂石厂——辉雁农业生态有限公司。正值中午,该公司大门敞开,里面堆满了砂石,不时有工程车进出。

  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称,之所以堵住河渠,是因为这段时间没怎么下雨,怕洗砂石没水用。他还信誓旦旦地表示, 我们现在用了几个水管在抽水,不会影响下游的用水。 然而,针对下游一处也被堵住的情况,该负责人又称, 这是因为刚接到通知,溪霞水库今天不放水,我们怕水全部流走,就临时堵住了。

  针对上述情况,16 日中午,记者联系了新建区水务局局长邹俄喜。邹俄喜在电话中称,之前就已经安排镇里的工作人员协调了。然而,为何这么多天该企业仍在堵渠洗砂,邹俄喜表示还会再派人调查下, 这个执法程序比较长,我们也管不了,还是要镇里解决。

  而对于砂石厂洗砂污染河渠的情况,在记者联系新建区环保局后,乐化镇建保所一赵姓副所长赶到了现场。但他表示,要将该情况向新建区环保局汇报后才能作出处理, 有没有取得环评,这个需要局里来调查,我们没有这个权限。

  当记者质疑,为何有执法权限的不来处理呢?赵副所长称, 区环保局的执法人员还在其他乡镇处理事情,暂时赶不过来。

  不过,听说要查自己的厂是否取得环评,该砂石厂老板有些不淡定了, 弄得我关厂干嘛,都是屋里人,他们也是领导。 当记者问谁是领导,一位自称乐化镇水务站的工作人员表示,他是接到邹局长的电话赶过来的,目前正在协调此事。他表示,还是先把老百姓的矛盾解决好。该公司负责人也承诺,第二天就会将河渠疏通, 我已经请了长臂挖机,明天就开始清淤。

  然而,过去两天了,直到9 月18 日发稿时止,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从塘头村委会了解到,被堵住的河渠仍未疏通,该砂石厂也在正常运转。

  新建区环境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在电话中表示, 这两天忙不过来,区里在督查环保,小组的成员都住院了,最快后天才有时间去调查。如果这个砂石厂没有取得环评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该关停就关停。

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

相关阅读:ag